【守护者 番外】少女厌离(上)

正文接近尾声啦,想写个番外。师姐视角,讲述双杰小时候的故事。

没有CP tag,希望看到的大家也能留下评论谢谢~

以下正文↓


江厌离今年十六岁。

她每天六点半起床,简单地梳洗一下,和家人一起吃早餐,之后就是去上学。

她是个循规蹈矩的好学生,从不迟到,早起也不用闹钟提醒。

她瞧着镜中的自己,梳着低低的双马尾,穿着校服裙子,一张恬静的脸。她长得更像父亲一些,清秀有余,缺一点鲜艳的吸引力。

下了楼,家佣正在往餐桌上布菜。她走过去搭了把手,那胖胖的老佣人说:“小姐你先坐,都快好了,先生太太马上就来。”

江家虽然算是有钱,但江枫眠有旷达的艺术家脾气,不愿意有许多佣人围着转,觉得像有几百只鸽子在自己头上飞扑,因而江家家政人员的编制可以说是精简。女主人虞紫鸢自己有两名贴身的女秘书,扮演又像贴身女仆又像账房先生的角色,平时帮着虞紫鸢一起监管家里的开支和收入。另有司机、厨子、花匠各一名,再有就是这个负责端茶送水的老佣人了。

过了几分钟,果然一家人全都来了。江厌离站起来喊了声爸爸妈妈,江枫眠应了一声——虽然两个孩子都不是十二分合他心意,但相比之下女儿还稍微要亲近一些。

用餐时江厌离总是挨着弟弟江澄坐。她弟弟长相随母亲,有一双又圆又大的杏眼,长睫毛,猫儿似的小脸。再小些时,总有令人讨厌的长辈抱着她弟弟来逗她:“弟弟长得比姐姐好看!你妈妈喜欢弟弟,不喜欢你了!”——大约是觉得这样招惹孩子很好玩,但江厌离一次也没让他们得逞过,她从来都不嫉妒自己弟弟长得好,也不会在这种不自觉的恶意里受到伤害。

江厌离是那种早熟的女孩子,好像从来没有过懵懂无知的年岁。她早看出了父亲并不与江澄太亲近,那么弟弟长得再招人喜欢也只能让弟弟显得更可怜些。

江厌离自觉比弟弟幸运。她刚出生时,因为是家中第一个孩子,很受重视。江枫眠那时候经常把她抱在膝上,向人夸说女儿聪明,才没几岁已经认得那么些字了。但江厌离知道自己并不聪明,认字多是因为小时候除了看书她也没有别的消遣,再大些就不觉得她聪明了。她念的是很好的学校,挺用功,但成绩永远是中游。除此以外,她是最让人放心的女儿,一般女孩子的恶习(比如只爱打扮、早恋、虚荣心)她全都没有,全校都知道她家境优越,但也惊诧于她丝毫没有小姐脾气。她会相帮着家里佣人煲汤煮饭,平时的爱好是给娃娃做衣服和带着弟弟玩。这个年代,像这样的女孩实在凤毛麟角,反倒使她显得特立独行。

六岁的江澄正像一切这个年纪的孩子,吃饭时总是有点心不在焉,一边吃一边用光着的小脚丫去蹭椅子下面的小狗,他喜欢狗,家里养了三条金毛。名字也是江澄自己起的,除了他,没人分得清这三条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狗。

江枫眠说了一声:”阿澄,你先把鞋穿上。”江澄立刻停止了小动作,脸色也立马变得有点灰灰的,虞紫鸢看见了,纤细的眉毛挑了挑,但没说什么——类似的小事情一天能有几百起,她每件都要顶一顶,那日子是真的不用过下去了。

吃完饭,江澄先被司机送去上学了,江厌离的学校近,等一下可以自己去。她上楼去收拾书包,听见江枫眠在楼下喊了虞紫鸢一声,“那件事……你可算是同意了吗?”

“你都做好决定了,还问我干什么?”虞紫鸢的声音带点尖刻地说。

江厌离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他们要离婚?虽然她父母确实不和,但要说离婚,却也有点出人意料,别的不说了,阿澄还那么小……但是听下去,好像又不是。

“你说那是你从前朋友的孩子,好,你要资助他,或者帮他找户好人家收养他,都可以,你把他带回来,当成自己儿子养,就是不合适!”虞紫鸢的声音又拔高了几分,她脾气不好,生气时从不压着嗓门。

江枫眠又低声说了句什么,江厌离只模糊听见“孤儿”、“福利院”,最后虞紫鸢喊了起来:“那你都想好了,还来问我干什么!反正你也从来没把我放在眼里过!”

江枫眠的声音也大了起来:“好了好了!声音那么高做什么?让人听见了笑话。”

“我不怕人笑话!别拉我!”虞紫鸢喊完,怒气冲冲地上楼,躲进自己房间还摔上了门——她和江枫眠早就分房睡了,不然简直可以天天都打起来。

盛怒之下她没看见女儿躲在走廊角落里。父母刚才那番争执让江厌离十分茫然,父亲可能会收养一个孩子,应该是个男孩子,那孩子,想必父亲是喜欢的吧,不然也不会同母亲吵了,那么,阿澄可怎么办呢?

傍晚,江澄放学回来了,他写完一年级的那一点作业,就兴冲冲地去遛狗,他人矮,差点被三条欢蹦乱跳的大金毛绊倒,江厌离见了连忙过去陪他。江澄心情很好,一边吸狗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着学校里的事,江厌离有心事,只是偶尔答应他一声。江澄见了,小心翼翼地问:“姐姐你怎么了?你不开心吗?”

江厌离想了想,阿澄早晚也要知道,犹豫了一下,说:“阿澄,你能接受家里再多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吗?”

江澄说:“能呀!爸爸妈妈是又要生小宝宝了吗?”

看着弟弟圆睁着天真的大眼睛,江厌离实在有些不忍,“也不是……但是如果家里多了个弟弟妹妹,阿澄也会觉得很好吧?”

江澄想了想说:“嗯……如果爸爸妈妈喜欢阿澄就可以——”

他话没说完,远处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是江枫眠回家了,江厌离连忙打断了他,告诉他这件事先不要对别人说。江澄迷迷瞪瞪地点了点头,又跑去和狗玩了。小孩子没什么记性,这场对话很快就被江澄忘到脑后了。

几天后就是周末了。江枫眠一大早就出门了,虞紫鸢也起得很早,她没让两个孩子多睡,让他们赶紧吃了早饭,然后就说带他们去商场玩。江厌离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没说话,只是把装着煎蛋的盘子往江澄那里推了推让他多吃一点。

虞紫鸢在这一天里显得心情不错,她带着孩子们看了一场动画片,又给江厌离买了两条镶花边的连衣裙,看着女儿穿起来亭亭玉立的样子,她很高兴,说着“真的是大姑娘了”,其实江厌离平时总是穿校服,不上学时衣着也很朴素,没什么机会穿这样的衣服。

到了下午,她把江澄放到快餐店的儿童乐园去玩,自己和江厌离坐在一边,看着江澄玩得不亦乐乎。突然间,她带点苦涩地开口了:“阿离,如果你爸爸——”

江厌离心里一紧,连忙说:“妈妈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了。”

虞紫鸢有些惊诧:“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你和爸爸吵架的时候我就听到了,”江厌离说,“我现在只担心阿澄。”

虞紫鸢沉默了一会,说:“阿澄还太小了,先不要告诉他,他还不能理解。”

江厌离苦笑着说:“可是今天我们回去的时候,他就要接受这件事了,对吗?”

虞紫鸢刚才那攒了一天的高兴的神情此刻已经完全消失了,她轻轻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她们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江澄许久没有这样快乐过。他在室内滑梯顶端向她们挥了挥手,开心地笑着,一滑而下。

 

回去时已经到了快开晚饭的时间,虞紫鸢先让两个孩子回房间换衣服,自己看了看餐桌上摆好的餐具,皱眉问着家佣:“什么时候到的?”

家佣连忙低着头说:“到了有两个多小时了。”

虞紫鸢又问:“那么他吃饭的餐具呢?怎么不摆上来”

这上了点年纪的家佣虽然已经在江家服务了许多年,却也没料到她会这么问,愣了愣,压低嗓音说:“先生怕太太您见了生气,再说小姐和少爷也都没见过他,吩咐我今天先让那孩子在后面吃饭。”

虞紫鸢仍然皱着眉:“这算什么意思?怕我生气?怕我生气还往家里领?一个大活人带了回来还不让看?有这么见不得人的吗?”后两句拔高了声音,显然是特地说给江枫眠听的。

她顿了顿,又说:“全都摆上来,别让人觉得我虞紫鸢不积德!”

虞紫鸢出生在一座食物很辛辣的山城里,那里除了火锅还盛产漂亮姑娘,不过即使在那美人堆里,她也是个中翘楚。此外,和家乡的火锅同样辛辣的还有她的脾气,这会儿她圆睁杏眼,家佣见了心里发憷,哪里敢不按她说的办。

吃饭时,江厌离看见自己和江澄之间被加了一个座位,一个瘦小的男孩垂着头坐在那里。他身上套着一件眼熟的T恤,应当是江澄的旧衣。他似乎刚洗过澡,头发还有些湿,留着刚理过发的痕迹,理发师的手艺不太高明,想必是江枫眠将他带回来后亲自动手帮他剪的。江厌离心里梗了梗,看了一眼江澄,他果然两眼盯着自己的碗筷,看起来全无胃口。

江枫眠坐在主位上,咳了一声,说道:“阿离,阿澄,从今天起魏婴就是你们的兄弟——”

虞紫鸢冲他飞过来一记眼刀,严厉得让他没有接下去说,他只得停了一停:“好了,大家快吃饭吧。”

江家的饭桌上遵循着不太严格的“食不言”训诫。但今天这顿饭确实吃得雅雀无声。江厌离注意到这个叫魏婴的男孩子只是扒着白饭——他看起来很饿,但却不吃这一桌对他来说有些过于丰盛的菜肴。她心里突然有点不好受,便伸手替他舀了一碗莲藕排骨汤。

虞紫鸢冷冷地说:“你替他忙什么?他自己没有手吗?”

江枫眠在一旁说:“你这是干什么?孩子们和睦是好事。”

虞紫鸢哼了一声,“是!是我小心眼,不让他们和睦!”说着,她站起来,将一碗肉菜往魏婴面前一推,“赶紧吃!”

魏婴抬头怯生生地看了虞紫鸢一眼,江厌离这才看清他的模样,这孩子因为营养不良长得很瘦小,却是一张俊俏聪明的脸。他小声说了一句“谢谢阿姨,谢谢姐姐”,倒把虞紫鸢弄得不好再发脾气。

江澄吃饭吃到一半,突然想起来,“茉莉、妃妃和小爱呢?”他转头看了看江厌离:“姐姐,你看见狗狗了吗?”

江厌离也不知道那三条金毛犬去了哪里,平时吃饭它们总是趴在江澄的座位下面的。

魏婴听见了“狗”字,脸色白了白,江枫眠说:“狗全关在笼子里了。”

江澄不吃饭了,望着他父亲,问:“为什么?它们很乖的,平时都不关笼子的。”

江枫眠皱眉说:“阿婴见了狗害怕,便关起来了,等他不怕了再放出来吧。”

江澄听了这话,方才所感到的委屈却一起爆发了出来,他极力克制着,因为江枫眠总说男孩子不可以哭,但小孩子控制眼泪的能力总是比较有限,泪水还是冒了出来,一直流到他脸颊上:“为什么!为什么他一来就要关我的狗!”他喊出这一句后,索性嚎啕大哭起来:“姐姐今天还帮他盛汤了!我不要!我不许!姐姐只能帮我一个人盛汤!”

江枫眠说:“你听听你说的什么话——”

虞紫鸢一摔筷子,喝道:“江枫眠你住嘴!你要和这么小的孩子讲什么大道理!还不是你自己惹出来的事!不把他带回来哪里来的这些事?!”

江枫眠怒道:“你真是不可理喻!”

那一边江澄还在越哭越凶,魏婴瞧着他们,心里也是又酸又苦——他本来只想吃个白饭就好,有白饭吃已经很好了,没想到这温柔的姐姐给自己舀了一碗汤,就舀出这么多事来了!他想了又想,觉得终归还是自己不好,眼睛一热,也跟着一起大哭了起来。


发现上篇在大家的集体负面情绪大爆发了结束了,恩(会有后续的)

评论(19)
热度(51)

© 蔷薇碧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