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守护者(六)

前文链接: (一)  (二)  (三)  (四)  (五)


清明假期最后一天来个双更!他们终于正式开始谈恋爱啦(撒花)!谢谢各位有耐心看到这里的小天使,这两章写得我有点累又有点high,还是希望大家可以多多留下评论啦~


以下是正文↓


第六章

 

金凌现在很迷茫。他自认是个不怎么需要人操心的,比如说,他能熟练使用面包机、咖啡机和洗碗机,在江澄没时间管他吃什么的时候自己在外卖单上选择晚餐的菜色,他也能自己一个走路回家,模仿江澄在考卷上的签名也达到了一定水平。

江澄不知道该如何与他相处,其实他也不知该如何与江澄相处。

但从前……还不是这样的。

在他更小一点的时候,江澄是每件事都护着他的,有次他与儿童乐园里的其他孩子打架,江澄冷着脸让对方家长按着自己孩子道歉,虽然他也说不清是谁先动的手。他也忘记什么时候开始江澄变得经常威胁他的双腿。再以前,他还记得自己的父母,还有江枫眠和袁紫鸢,甚至还有魏婴,虽然有些模糊了,但他还是记得。

正如江澄之前嘴上喊的那样,金凌逃课了,他已经盯着市中心某商场地下一层的抓娃娃机将近40分钟了。金凌对一切难以抓住的事物有异常的偏好,比如他很早以前就失去的父爱母爱怎么不,又比如娃娃机里的盗版公仔。

江澄虽然难得对金凌和颜悦色,给起零用钱却是一向多得没数。金凌在娃娃机上挥霍了几百元,最后在一群女高中生的围观下抱走了三个公仔。他饿了,走进隔壁的日式拉面馆,要了一份招牌拉面。温吞的面汤里泡着一坨面疙瘩,面上顶着半个温泉蛋。金凌尝了一口,寡淡无味,于是突然觉得人生没有了方向。

“哟,小弟弟一个人啊?”

一个故作娇嗲的女声飘然入耳,在金凌对着一碗不好吃的拉面发呆时,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突然一屁股坐到了他对面,这女人涂着烈焰红唇,低得恨不能开到肚子上的领口里事业线毕露,正是王灵娇。金凌只看了她一眼就赶紧转开了视线,王灵娇只当他不敢直视自己的美貌,不免得意地挑起了一个微笑。

金凌一时吃不准她的路数,还坐在那里没动。王灵娇伸出涂得艳红的指头戳了戳金凌的面碗,说:“怎么不说话?我可知道你是谁。”

金凌突然警觉起来了,盯着王灵娇直看,王灵娇更得意了,“你叫金凌,是江澄江总裁的外甥,是不是?”

金凌沉声问:“你怎么知道?你是谁?”

王灵娇笑着说:“你不用管我是谁,我现在要带你去一个——”

她底下还有“地方”两个字没说完,就伸着尖尖的十指来抓金凌,然而金凌已经想到,一甩胳膊把她撞开了,然后就用防止江澄打断他腿的速度跑了出去。王灵娇被他撞得歪在座位上,马上就起身朝背后大骂:“要你们跟来有什么用?连个小孩子都抓不住!”

她背后正有两个衣着低调的男子已经在那里坐了半天,此时回嘴到:“没抓到的人是你好吧,和温少爷夸下海口的人也是你。”

王灵娇怒道:“还不快追去!人都跑了还不知道闭上嘴!”

原来那日她在偶然与江澄撞车,已经注意到了江澄的身份,转而就把江澄的情况全告诉温晁,以期用协助搞垮江氏这个条件换回温晁的欢心。但温晁暂时还没让她回到自己床上——那里总是太挤,要排队,她为了邀功已经盯梢金凌好几天了。

 

王灵娇和她带来的人并没能追上金凌。金凌从小没少看警匪片,他机智地跑进了拉面馆旁边的地铁站,那里人潮汹涌,能很快就让追捕者失去目标。但金凌不能肯定,他的手机被忘记在拉面馆,也没办法给江澄打电话。他不知道刚才的女人是谁,但可以肯定是想对江澄不利的人。他不知道附近是不是还有更多人在盯着他,他一开始想着或许能去报警,但是他又联想到了父母和外祖父母那不明不白的死……金凌在地铁车厢里焦躁地踱步,心头血气一翻,眼眶一热,只觉得天大地大没有自己的藏身之处。两站后,他出站拦了一辆出租车,开出了很远的路程后,他用身上剩下的现金付了账。

 

江澄意识到金凌出事是在那天晚上,金凌的班主任给他发了条微信,问金凌的重感冒好些了没有,他就意识到有哪里不对了。他赶紧往家里打了电话,没有人接,又打了金凌的手机,却被告知已经关机。金凌就是再同他拌嘴也从来不曾这样。江澄急得要拔掉身上的针头,立刻办理出院,却被医院的人拦住了,他们严厉警告,说他的胃出血比他想的要严重许多,请他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江澄想要报警,但是金凌失去行踪未满48小时,警方不予受理。江澄这时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孑然一身,一个能托付私事的朋友都没有,只好抱着试试的心情给蓝涣打了电话,心想如果被拒绝他就无论如何都要立即出院,却不料一看就早睡早起作息规律的蓝涣却一口就答应了。

 

看见蓝涣风尘仆仆地赶到,江澄心头一松。他把金凌失踪的事大概又说了一遍,蓝涣见他脸色越发苍白,就直把他往病床上按,“你先不要急,和我说说你觉得金凌有可能会去的地方。”

江澄皱着眉想了片刻,这会儿他觉得自己其实并不那么了解金凌,比如金凌有没有同龄的要好朋友,平时和同学关系怎么样,金凌会不会有喜欢的对象了……他其实一无所知。

从金凌平日的行为模式来看,大概在十几岁的孩子里不怎么受欢迎吧……

蓝涣没有表现出大惊小怪,只是点点头说:“那么金凌有什么特别喜欢的、有特别意义的场所吗?你回想一下,鉴于他是在和你争执了之后失去行踪的,一般这种情况下,人们很可能会去一个对自己来说有美好回忆的地方寻找安全感,比如有没有什么和他母亲有关的……”

江澄想了又想,他也不知道金凌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场所,图书馆,游乐场,公园……但说不定……江澄感到深深的无力,最后他说:“说不定能去月湖码头试试看。”

见蓝涣有些不解,他说:“金陵小时候,金子轩——就是他父亲,工作非常忙,他一直是我姐姐带大的,但是只要遇到他父亲能够在家陪他,他总是非常高兴的。他六岁生日那天,我姐夫特地请了假,他们一家三口去月湖码头玩了一整天,我姐姐很喜欢那里,总是说那里一到暖天就开着接天的荷花,和我们老家的景致很像。”

江澄说到后面,声音渐渐低了下去:“那时候我还在国外念书,那天晚上我姐姐和我视频聊天,金凌也出现在了摄像头里,头上戴着那种用彩纸做成的生日帽子。我从来没见金凌有那样开心过,那是一个孩子确定自己被父母爱着,所以就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的开心。”

蓝涣听着这一切,沉默了一会,他说:“我现在就开车过去,两个小时就可以到了。”

“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蓝涣时候,语气很温和,态度却很强硬,“你病了,我知道出了这种事你不可能睡着,但至少你要躺在这张床上好好休息。”

江澄瞪大了眼:“你也知道出了这种事……这让我怎么好好休息!”

蓝涣说:“你必须。听话……这里过去很远,你要是在路上出了事怎么办?”他把挣扎的江澄按了回去,给他垫高了枕头,“我一定会把金凌安全带回来的。你信我。”

江澄愣住了,已经许多许多年没有人对他说过让他“听话”了,而且他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坚决的蓝涣。他目送着蓝涣离去的背影,心里突然泛起一阵异样的波澜,层层微光里,一只温顺的幼犬在低头喝森林里的溪水,伸出粉色的小舌轻轻舔舐,平静的水面微微颤动。

 

正如江澄猜测,金凌确实在空无一人的月湖码头。蓝涣找到他时,少年人正一动不动地趴在江边的栏杆上,月光淡淡照在他肩背上,正在抽条的身躯裹着宽大的校服,看着格外单薄,柔顺的发丝在微风里微微飘摇,不知在想些什么。蓝涣大声唤他:“金凌!”

少年转头看见是他,却是扁扁嘴,快哭了,“……怎么是你?我舅舅呢?”

蓝涣皱眉道:“你舅舅现在情况,不能随便出院,但还是他猜中你在这个地方。你今天实在莽撞,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金凌答非所问道:“我妈妈以前很喜欢这个码头。”

蓝涣没说话,上前轻轻揽住他的肩。金凌又说:“有一次我过生日,我爸爸开车带我们过来,玩了一整天。”

蓝涣说:“我知道。你舅舅就是因为这件事才猜到的。”

金陵点点头说:”回想起来,那是我一直以来最快乐的一个生日。”

蓝涣猜想金凌哭了,他没接话,只是向月色下的湖面望去。眼下只是四月,还远未到荷花盛放的季节,湖面应该只有刚生出水面的小小荷叶,但月色昏昧,看不太清。

过了一小会,他确定金凌已经哭完了,便拿出一块手帕说:“擦擦——好了,我们回去吧。”

 

蓝涣把金凌塞到副驾驶座,系好安全带。发动前给江澄发了短信,告诉他人已经找到了,请他安心。江澄很快就回了信息,只有两个字:谢谢。但不知道怎么,蓝涣感到江澄肯定大大松了一口气,一想到江澄,他不由在嘴角微微露出一点笑容,却被耳聪目明的金凌捕捉到了。车子已经在路上开了有几分钟,金凌突然问:“叔叔,你和我舅舅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叔——叔叔?

蓝涣不能适应地在心里把这个称谓磨了磨,方便消化。虽然他已经年过而立,被十几岁的少年人喊叔叔也没什么奇怪,但好像到此前为止,他也最多只被人喊过“大哥哥”。

蓝涣说:“我们是朋友。”

敷衍,非常敷衍。金凌在心里下了判断,却并不戳穿,一路上只是假寐,心里却是忐忑不安,不知看见江澄时要如何道歉。江澄向来言出必践,只除了一件事——打断金凌的腿,却不知这次会不会来真的。

把车开回市中心时已过午夜,料想医院也不会放人进去。蓝涣用手机告诉江澄,他明天一早带金凌来看他,请他今夜好好休息。一面问金凌住址在哪里,准备送了他就回去,明早再来接金凌去医院,金凌却面露紧张之色,把今天有人试图抓走他的事告诉了蓝涣。蓝涣虽然不谙商场上的那些阴谋阳谋,却也猜到定是有人要对江澄不利。就连此时,也不能保证他们的一举一动是不是还在对方监视之下。蓝涣想了想,就近找了一家酒店,要了两个房间,两个人将就了一晚上。

 

次日早晨与江澄的见面却没有金凌想的那么艰难。江澄只是抓着他的手,过了半晌,说了一句:“……回来了就好。”

“舅舅!对不起!”金凌大声哭嚎了一嗓子。

江澄闭上眼,向后靠去。他大病未愈,昨晚也没有好好睡着,这样一来显得他睫毛又密又长,在苍白的面容上有些突兀,他说:“知道对不起,今天就不能再逃课。”

金凌犹豫了一下,把遇见王灵娇的事告诉了江澄,江澄听着,心里暗暗犯疑,但已大致猜到是谁在作梗,他说:“我知道了,你一会先去学校,我会安排人来做搬家和转校的事。”

蓝涣说:“我先带他去吃个早饭,他从昨天下午起就没吃。”

江澄的脸色有些缓和,还有些不好意思,说:“那……谢谢蓝医生了。”

蓝涣微笑着说:“叫我名字就行了。”

 

离学校上课还有一段时间。蓝涣带金凌坐在一家茶餐厅里吃早茶。饥肠辘辘的金凌端着一碗云吞面吃得分外投入。蓝涣自己要了一份白粥,另要了一份虾饺,尝了一个,剩下的几个让给金凌吃了。他又要了一份虾饺趁热打包。见金凌盯着自己看,他解释说:“帮你舅舅带的……医院的病号餐不好吃,我已经问了那里的医生,他现在能吃清淡的东西。”

金凌笑眯眯地说:“蓝叔叔,你对我舅舅真好。”

蓝涣的脸不知怎么却有些泛红:“朋友……朋友之间理当如此。”

金凌了然地拖长声音说:“哦——”

 

评论(22)
热度(90)

© 蔷薇碧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