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守护者(一)

喜欢江澄,喜欢蓝大,想为他们写点什么。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本篇为现代背景,但请把它看做“与我们的现实世界很相似的另一个平行世界”,我会尽量不让人读起来有脱离现实的感觉,但涉及到社会体制、组织结构之类的问题,还请不要太认真。

蓝大是心理医生,舅舅是广告公司老板,会有非主要的原创人物

水平有限加上很久没好好写东西了,大约是有雷的,保证HE和不坑。


以下为正文↓


三月里一个晴朗的早晨,阳光无所事事地穿透了云深心理诊所的玻璃窗。这不包括蓝涣的窗,他是诊所的挂牌医师,为了保护看诊者的隐私,他的房间在有人预约时总是拉着窗帘。在等候预约者到来的时间里,蓝涣像平时一样复核他们的资料。今天,他手中的文件是一份打印好的表格,从中可以快速获取这些信息:江澄,男,28岁,某广告公司负责人。自查问题:近来感觉自己常常心情急躁,情绪差,有些力不从心,连续失眠。

几分钟后,蓝涣的助理Linda像平时一样敲门进来,在茶几上放下两杯刚沏好的明前茶。

“来了,”她压低声音对蓝涣说,“这位要不是脸上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字,倒还挺招人喜欢的。”

蓝涣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她说的是今天预约的病人,也就是现在他手里资料上的这位。他又扫了表格一眼,那上面没有照片。

蓝涣配合地接了她的话茬说道:“是吗?长什么样?”

“高,瘦,白”,Linda斩钉截铁的样子有点像电影中的警察在做罪犯侧写,“脸倒是挺可爱,就是看着有点凶,我有点一心他controlfreak。唔……不是我的菜。当然啦,其他人都不算什么,老板你才是最帅气的!”她有点开心似的,用最快的语速说完,然后差不多是蹦蹦跳跳地走出去带人了。

什么啊,小姑娘今天看着有点奇怪,蓝涣看着她的背影想道。然后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江澄已经进来了。

蓝涣自幼受着良好的家教,使他从不以貌取人,更是并不在意自己病人的长相,但因之前Linda的话语,他免不了多看了江澄两眼。江澄的脸却经得起看。首先,那轮廓十分洗练干净,既无赘余,也无过于突出的棱角。下颌稍尖,细眉,眼角微微上翘的杏仁眼,瞳仁又黑又亮。

然而,虽然江澄爱在内心吐槽刷小弹幕,但却擅长在有必要时假装不动声色,更兼这些年来千锤百炼出的一副上好面具,天衣无缝,密不透风:无事时自带七分礼貌疏离,又有三分冷淡倨傲,这样一来路人缘总是好不到哪里去了。江澄只道自己天生就不受人垂青,倒是经常忘记自己小时候也曾是白白软软的十分可爱,于是时间长了索性也就不屑再讨人喜欢,所以一旦遇到不利状况,他总是不吝于释放自己的敌意。原本他的面相自带三份甜味,又有些稚气,是容易激起女性同胞们的怜爱的那一挂,然而他眉眼间时不时流露出的凌厉和刻薄却生生截断了桃花运,他又从来都不怎么善解风情,所以异性缘必定也是好不到哪里去了。

蓝涣这边乍一眼看过去倒没看出这么丰富的层次来,只觉得这青年的样子有点像猫:一只毛色雍容华贵的猫咪,在豪宅的玻璃窗后面,滚圆而又透明的眼睛冷冰冰地瞅着街上的人来人往——蓝涣被自己这诡异又喜感的脑补吓到了,他赶紧掐断了这画面,用最快地速度换上了使人如沐春风的微笑,“江先生你好。”

江澄并没有注意他瞬息变幻的微妙表情,他还在为“我竟然真的来看心理医生了”这一事实感到震惊。

上周三的早晨,他又与外甥金凌吵了一架,之所以说是“又”,只因他俩吵架也是家常便饭,至少从金凌进入叛逆期开始就是这样。江澄的姐姐与姐夫前几年因意外过世,那之后金凌就一直归他教养。从前江澄一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而最近他开始自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真能把金凌养好。

说是吵架,其实是江澄单方面在口头上试图打断金凌的腿,而金凌在求生欲的驱使下,会一边抱头逃窜一边在嘴上努力地怼江澄。近来金凌的双腿在被江澄打断的威胁下是越发的健步如飞。从前他还常因年幼腿短被揪着教训到哭,这一两年来却是进步神速,只需一看苗头不对,他便迈着长势可喜的双腿飞速逃窜。

这回又是金凌确定自己已经逃到了安全距离内,他转过身跺着脚对江澄喊道:“舅舅你真讨厌!舅舅你最近越发像更年期了!舅舅你需要一个心理医生!”

金凌喊完后,背着书包捂着耳朵并以光速跑向了学校。几分钟后江澄就系上领带开车去公司上班了,那天真是江澄的幸运日。他本来赶着去公司与客户开会,却在匆忙转弯时与一辆玛莎拉蒂刮擦了一下,顿时对方那光可鉴人的车身上多了几道颇为惨烈的刮痕。刹车过后车,一个踩着高跟鞋的女人摇曳着从玛莎拉蒂上扭了下来,这女人打扮得浓墨重彩,容貌艳俗,表情管理能力绝佳,在看见江澄的瞬间把神情从暴怒调整到了略带几丝娇媚,她抬手抚弄自己的鬓发,悠悠开口:“Hi,你的车蹭到我的车了。”

江澄正急于赶路,对她的小心机浑然不觉,他态度良好地把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对不起,是我的错。麻烦把你的维修费账单寄到我公司地址吧,我会赔偿你的。”

虽然江家与大财阀温氏集团算是曾有过些许交集,但江澄并不认识这女人。这个对自己的容色颇有自信的女人叫王灵娇,之前在曾在的温家太子温晁的床上享尽恩泽。虽说温晁对每个女人的热情无论如何也长不过六个月,她依然得到了一大笔分手费,目前正处于钱包丰满和内心焦虑的夹缝中。她伸出涂着鲜红甲油的手接过名片,往上扫了一眼,发现那上面只有公司、姓名和一个座机号码,就笑眯眯地说:“现在谁的账单还用寄的呀?我们加个微信吧,我这边修完了就和你联系。”

江澄说:“不好意思,我微信只加家人和工作相关的人员。”通常来说,江澄对女性的外表只有个大概印象(除了自己的母亲和阿姐),他不知道眼前这个武装到肚脐眼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在动什么脑筋,也完全接收不到她的暗示和邀请。

这女人还娇嗔地对他说:“那我修完车把账单送到你公司好了,你愿意么?”

自己送过来?你怕不是太空闲?难道是怕我赖账?我江晚吟至于在这种事上赖账?江澄一边腹诽着,一边又想着会议时间快到了,于是就不耐烦起来:“这事虽然我有过失,但已对你道了歉,且愿意承担你的损失,我也不认识你,你一直扒着我的车窗耽误我的时间做什么?”

王灵娇虽然厚脸皮,此时也觉得尴尬,但嘴角仍挂着一丝摇摇欲坠的甜笑,“哟,你怎么这样凶?现在认识一下不就熟起来了么?”

江澄干巴巴地说:“不想熟。我赶时间。”

王灵娇的脸色顿时红红白白十分好看,她自以为在男女欢场上无往不利,何曾受过这般嫌弃!她从鼻孔哼了一声,转身扭回车上,一踩油门绝尘而去,抛下一句:“神经病!你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她倒是没想太多,只觉得但凡对她看也不看的男人都是心理有问题。

江澄被她好一顿冲撞耽搁,倒是没空恼火。他匆匆赶到公司,恰赶上会议时间,客户已经齐落座,而下属们正略带惶恐地望着会议室门口,见他踩点出现,纷纷松了口气——要知道,这次的方案共计100多页PPT,密密麻麻的数据与图表,齐齐整整的排版与陈述,全是江澄一人完成的,他们本是昨天午夜才收到江澄群发的邮件,今天早上才堪堪过目了一遍。如果江澄不出现,他们只能硬着头皮上台做讲述,但那样一来客户会不会立刻跑掉就不得而知了。

江澄却没有在意他们的脸色,他无缝对接,快速进入了CEO江澄这个角色。站在会议桌两边的视角,他面沉如水,进退得体,一将电脑连上投影仪就能侃侃而谈,他素来能在自己熟悉的专业领域里长袖善舞,游刃有余,直引得座中人人点头配合,仿佛粉丝团在为爱豆打call。

江澄主持了整整一个上午的会议,连续主讲了七十八页PPT,至散会时只觉得又满足又空虚。满足的是会议桌两边的人显然多半都听懂了,并且十分佩服,空虚的是他为了这个方案连开了几天夜车,又在今天早上为了对金凌再次进行了舅舅的敦敦教诲(虽然未能完全成功),到现在为止,只来得及往自己胃里倒了一杯咖啡,此时已然饿得眼冒金星。一想到下午还有堆积如山的报表和邮件要看,他就意识到陪饭这件事他也是挤不出时间的了。他向客户寒暄了几句,又指派总监陪客户去附近最贵的餐厅吃午饭,自己却马不停蹄地回到了CEO办公室。

秘书Judy已经十分贴心地为他点来一份高级商务便当,江澄稍觉欣慰。他摘掉领带,撸起衬衫袖子,斯文但不失迅猛地吃掉了午餐,还想来杯咖啡,念及这个时间秘书大概也去吃饭了,他就自己拿起马克杯向茶水间走去,还没有走到,耳朵里却飘来一句轻快的女声,使他停住了脚步,那声音道:“我们CEO今天真帅气。”

 “江总哪一天不帅气。”另一个声音说道。

江澄重建公司到现在,已经有了200多名在职员工,江澄自然不能每个都熟悉,但他也知道茶水间向来是办公室八卦的重点传播区域,于是在这个忙得要死的日子里,他鬼使神差地选择站在离茶水间几步之遥外的走廊里,偷听起了员工的壁角。

“江总现在有对象了吧?”先前那个声音问道。

“唔……据我所知,并没有。”江澄听出来了,这个是秘书Judy在回答,他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心虚。

一个他已经分不清是谁的声音吃吃地笑了出来,说道:“我刚进公司那会儿,听说江总还是单身,我还奇怪呢——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会没人喜欢?没有女朋友也该有男朋友了吧?”

男朋友?江澄睁大眼睛想道,现在的年轻人对这种事的包容程度已经这么高了吗?

“现在你不觉得奇怪了吧?因为江总是个没时间谈恋爱的工作狂啊!”茶水间里又说,大概是觉得午休时间办公室中没有人,她们并不特地压低声音,“而且有时候真的是满脸写着‘生人勿近’诶!”

“那也不一定啊,我觉得肯定有很多人暗恋他。”

“暗恋也没有用,他看上去那么不亲切,喜欢他的人也不敢告白吧?”

“我真的觉得江总需要看看心理医生做一下疏导!他看着真的压力好大哦!”

一旁的Judy终于听不下去了,“你们差不多一点吧,老板的私事不要随便用来说八卦啦。”

“好啦Judy,你不会把我们今天讨论的事说给江总听吧?”

“我有那么无聊吗!”

这些平时都将自己八卦的一面隐藏得很好的白领丽人终于转移了话题,谈起了时装和口红。而CEO江澄则放弃了倒咖啡,像个作弊(暂时还没被抓)的学生一样,蹑手蹑脚地走回去了。

他回到自己的座椅上,突然发现很难再将注意力集中到工作上。江澄把自己的灵魂暂时从工作中抽离了一会,在脑中将这半天发生的事走马灯似的过了一遍。首先,他非常确定这一半天同以往的每个半天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至少在:一,试图打断金凌的腿,二,试图用工作谋杀时间——这两件事上,没有什么太大不同。真正引起他注意的是,这才短短半天,已经有三个人喊着让他去看心理医生了。

这么说起来的话,最近倒是真的睡眠质量很差。

江澄走神时,微信电脑客户端的界面上冒出了一个新的讯息提示,红红的,让人没有办法不去点。那是金凌。他一共发来两条讯息,第一条是怯怯地打了一句:舅舅,对不起。第二条是发来一份云梦心理诊所的预约表。


评论(21)
热度(182)

© 蔷薇碧玺 | Powered by LOFTER